中午在腳踏車棚準備牽著心愛的破鐵馬回家吃中飯,熟悉的地方卻出現不熟悉的景物。

一隻可愛的小狗被主人綁在車棚的支架,大大的眼睛凝望著我。眼神似乎帶著點羞澀,有著些微凜冽氣息的寒風,簌簌而吹。輕微顫抖著身軀,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但是眼神似乎有點期待。我看著他,他蹲坐著,前腳撐個筆直,似乎要證明他血統的驕傲。有時候望著我,有時候左顧右盼。寒風依舊吹著,挺直的身軀還是不敵冰冷的空氣而抖動著。

旁邊擺了一個裝水用的白鐵罐頭,裡面空空蕩蕩的。粗心的主人可能沒想到他會離開這麼久,太陽雖然出來了,不過卻照不到這枝葉茂盛的腳踏車棚。

好冷,我也不禁瑟縮了一下身體。繼續跟著狗兒對望,他的眼神仍舊有著一點期待、一點羞澀,更多的是驕傲。

肚子好餓....

胃裡帶著點疼痛的抽搐,告訴我,在這個時候,我應該離開了。

所以我只能放下對這隻小狗的好奇心,略帶歉意的眼神,望著他。我想,我還是得先回去祭拜我的五臟廟了~

一個半小時後,我又回到熟悉的車棚,小狗依舊榜在車旁的車駕上。趴著,帶著無辜的眼神望著我。

我搖搖頭,試著把一些無意義的情感從腦中拋出,就像我面對著不熟悉的人際關係。

轉過身子,緩緩的離開

還是回到辦公室繼續上工......



創作者介紹

認真打雜好青年日誌

kenny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