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很久了吧....,當初會去學球,也是因為老爹跟阿母認為以我大病初癒的身體,要多運動,但是又不能太操勞。所以就選了一個看似人畜無害的小白球運動(現在都是橘球了)。去了之後才發現我被騙了,當時的劉教練認為,為小孩子打下扎實的基本動作是成就一個偉大運動員的基本要素,雖然我不想也沒這個才調成為"偉大"的運動員,但是還是一樣得受到"扎實"的訓練對待.....
於是就這樣開始了地獄般的特訓.....雖然一個星期只去兩天....。那個時候行政大樓還沒蓋起來,在那個位址上是一棟其怪的仿中式水泥建築,記憶已經無法精確捕捉當時建築的外觀,但是卻保有著身體操到翻掉的痛苦感受。那時揮汗如雨的半蹲,蹲到回家的時候兩隻腳還是抖個不停。還有正反手擊球的分解動作,每個分解都得停留個幾分鐘,就這樣做了半個小時以上。以及步法的移動、衝刺、跨步、碎步。之後開始進階的抽球、以左右移動正手擊球。

當時記不起來各項姿勢的名字,現在也一樣記不起來,但是身體卻把這些姿勢再不斷重複的操演中化作生命的一部份,所以我都是用生命在打球,哈哈,不過能不能打到球是另外一回事啦^^。後來沒多久這棟大樓就拆掉改建行政大樓,那時候活動中心也蓋好了,陣地就這樣轉往活動中心地下室。沒多久劉教練出國唸書去,這時候換一位謝教練,
一樣把我們當偉大運動員在操。謝教練的咩很正,一頭長髮,身材高挑,白白淨淨,一附溫柔婉約樣子,沒想到我還有印象....。不過桌球打的超級凶狠,常把我們這些小毛頭打的哀嚎遍野。

對了....那個時候還有一個小孩,現在很有名,也有一起練,就是現在杜部長的小孩,沒想到現在變成名人了,也不像過去一樣乾乾瘦瘦的。但這不是重點,加入這段說不定會刺激瀏覽率,雖然杜部長也要下台了。因為努力的練習,我的姿勢都還不錯,號稱桌球教科書。不過上場比賽的時候,這本教科書馬上變黑心貨,一整個亂七八糟。或許是自信心不足吧,練習的時候可以唬唬人,但是一上場就手軟腳軟打的不成樣。

隨著教練掛冠求去之後,桌球班也沉寂了好段時間,後來上了國中,聽說有復班,不過也因為課業壓力的增加,只剩下偶而在體育課跟同學一起打打球,也跟幾位小學時打過校隊的同學替班上搶了一面金牌,牌子還在但帶子不見,也被我摔缺了一角。

上了高中雖然一樣沒自信,不過想說去交交朋友好了,跑去打了新生盃,沒想到第一輪就說掰掰。難道這所高中的實力有這麼堅強嗎?其實沒有,因為太久沒打球了,球感跑掉了,後來透過別的機會跑去挑館,一路挑到當時的第一名,這個傢伙太強了.....,不過其他都順利KO就是了,就這樣我混進去校隊。當時的桌球室,在中正堂的地下室,又濕又悶,不過那時候桌球都是打快樂的,真的很歡樂。

待續....
創作者介紹

認真打雜好青年日誌

kenny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