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非因為正義而反擊,更多的只是人在情感、生存掙扎下的對抗與反動。(有稍提到劇情,劇情恐慌者慎入)

角色背後不可承受之重:
導演花了很大的篇幅在描述每個角色的背景作為鋪陳,所以剛開始的時候稍微沉悶了點。電影裡每個人都在影片中不停的掙扎,在巨大的壓力試圖找到自己的道路。喬治克隆尼為了自己的生活,
蒂坦.絲雲頓為了自己在公司的前途,湯姆.威金森則是在壓力與躁鬱中放棄了事業抉擇了一段似有若無的愛情。

在大型企業中似乎都會有著一種類似清道夫的角色,為企業解決見不得人的問題,看到後半我就想起日劇"變身特派員",隱身在公司中,用自己的體力...體魄比較貼切些,來解決公司的問題。
喬治克隆尼在劇中也一樣,但他依靠著他的人脈、法律專業以及他對人際關係的掌握來解決問題。而這次的問題是他必須面對了認識十多年的同事精神崩潰後遺留下的爛攤子。
反而直屬藥廠下的兩名殺手在性質上以及執行的手段就比較類似變身特派員。

其實我一直不認為湯姆威金森是什麼良心發現,他只是一個想把妹的中年癡漢。他第一次對喬治克隆尼談到那女孩子時,言談、語氣所帶來的崇敬與渴望,還有在電話中與那女孩的對話過程,真的...他絕對不是什麼良心發現.....好吧就算他因為看到了北方藥廠的廣告感到憤怒,我想那也是因為他心愛的女人受到了藥廠的迫害,才做的下意識反應。

抉擇是在利益交換之下的衝突與妥協:
八萬美金再加上三年的薪資保障合約就可以把我收買了,妳為什麼要用汽車炸彈來趕盡殺絕。喬治克隆尼對著
蒂坦.絲雲頓說的最後幾句話,大意應該是這樣吧。在這負債、破產、離婚的生命歷程中,努力的掙扎只是為了生存,卻要連這點卑微的願望硬生生斬段。對於藥廠的新仇舊恨就這樣一古腦湧上來,最後峰迴路轉,著實精采。

當我看到喬治克隆尼拿著湯姆威金森遺留下的機密文件正準備對著老闆舉發此一事件,看到喬治克隆尼對著支票與合約的「短暫」掙扎之後,口袋中的證據仍舊放在他的口袋中。事務所的老闆,老年成精,他不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只知道,這些事就此打住即可,或者他已經知道了些什麼,但是在這利益交換之後,他已經不用去擔心會再發生問題,火只要不延燒到他的身上他的公司。只要等待著與英國的公司合併案通過,等著拿分紅就好。

既不驚悚,也無關正義:
每個角色都是平凡人,為了自己不斷從困境中找尋答案,既爾掙扎在這醜聞風暴下的困境中,試圖為自己找出活命的出路,隨之而來的衝突則不可避免讓各自的生活陷入更為混亂的狀態。有人失去性命,有人則準備進了牢獄。男主角再最後靠著一點運氣,扭轉了整個局勢,全面反擊,令人拍案叫絕。
最後,主角座了上一台計程車,給了運匠50元的車子,就這樣叫運匠一路開下去,開到車資用完為止。沒有目的,沒有終點,也沒有方向.....
創作者介紹

認真打雜好青年日誌

kenny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